龙门娱乐开户46991

  • <tr id='o0XqWw'><strong id='o0XqWw'></strong><small id='o0XqWw'></small><button id='o0XqWw'></button><li id='o0XqWw'><noscript id='o0XqWw'><big id='o0XqWw'></big><dt id='o0XqW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0XqWw'><option id='o0XqWw'><table id='o0XqWw'><blockquote id='o0XqWw'><tbody id='o0XqW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0XqWw'></u><kbd id='o0XqWw'><kbd id='o0XqWw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0XqWw'><strong id='o0XqW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0XqW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0XqWw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0XqWw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0XqWw'><em id='o0XqWw'></em><td id='o0XqWw'><div id='o0XqW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0XqWw'><big id='o0XqWw'><big id='o0XqWw'></big><legend id='o0XqW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0XqWw'><div id='o0XqWw'><ins id='o0XqWw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0XqWw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0XqWw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0XqWw'><q id='o0XqWw'><noscript id='o0XqWw'></noscript><dt id='o0XqWw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0XqWw'><i id='o0XqWw'></i>
                【家長分享】弟子規,少年心——八期班胡瀟元媽媽
                文章所屬:書院課程/少兒國學傳習    閱讀:161    添加時間:2019/7/9 11:21:52     文字控制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林深█時見鹿,海藍時見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此刻,府淵處聞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陪伴於無聲處,不覺間,竟已從春跨到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那些懵懂的學童,字不認兩個,卻把《三字經》背到風生水起,家長望著,滿眼寵溺,揉雜著驕傲的,多半,也在學堂外的時光裏,或循循善誘,或耳提面命,或雞飛狗跳,或歲月靜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中國從來不缺殷殷期盼的父母,卻獨缺細水長流,言傳身教的姿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這裏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學童們朗朗的書聲裏,是一個母親的反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喪 三 年   常 悲咽   居 處 變    酒 肉 絕

                喪 盡 禮   祭 盡 誠   事 死 者    如 事 生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無論是《三字經》還是《弟子規》,都不乏被歷史洗滌過的名字和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蘇軾和他的族人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蘇軾和柳永,比█肩於詞壇。柳永的詞,適合於十七、八歲的女郎,手執紅牙拍板,輕唱“楊柳岸曉風殘月”;而蘇東坡的詞,則適合於關西大漢,彈銅琵琶,執鐵綽板,高歌“大江東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這樣一位不拘一格的人物,卻丁憂三年不出;轉頭想後朝的張居正,“奪情”只恐大權旁落,不禁喟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蘇軾一生被一貶再貶,黃州,杭州,潁州,揚州定州,惠州……直到儋州(今海南)又被召回。苦苦堅持的政治抱負,在生命的最後日子裏,也算得到了回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張居正生時風光無限,死後家族被抄,一派沒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我不想比較這二人孰是孰非。這兩位歷史人物,也不是簡單的黑白能分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只是,蒙學小童都懂的丁憂,卻沒有根植進張居正的人性裏,最終大勢已去,而他所推行的新政,也草草收尾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由《弟子規》說出去一段故事,我想,現在座下的小童們,是不能理解的。但願他們,此去經年,繁花似錦處,歸來仍是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者:澳門皇冠八期班 胡瀟元媽媽

                關閉窗口  |   打印本頁   |   收藏此頁   |  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    qq三国摸鱼赚钱吗